艾琳娜的双飞故事作者likedream - 优优色影院

字数:17554


  乡间,某个破烂教堂里,几个衣衫褴褛的穷苦百姓,在排着队。

  一个身高一米七,皮肤白皙,一头粉红头发,穿着白色蕾丝蓬蓬裙,穿着白色蕾丝丝袜,高跟鞋,白色手套,身材窈窕的牧师美女坐在桌子后,为老百姓们看病。那美女看起来年纪不大,约莫二十岁。

  一个全身黝黑,满脸皱纹,衣衫破旧,扛着锄头,弯着腰的农民老爷爷,走到桌前。老爷爷捂着腰,「哎哟哎哟」地叫唤着,对白裙美女说:「艾琳娜牧师,请帮我看看我的腰,哎哟,好痛。」

  叫艾琳娜的牧师美女,连忙站起身,扶老爷爷坐下,查看了一下,和蔼地开启粉嫩朱唇,说:「老爷爷的腰好像伤到了,没关系。我用治疗法术治疗一下就好了。」

  艾琳娜对着老爷爷的腰,念念有词念了咒语,把法杖对着老爷爷的腰放出一阵白光。一阵温暖的白光照射后,老爷爷感到暖融融的,再一活动,疼痛都没了,活动也自如起来。

  老爷爷连声道谢说:「谢谢你,艾琳娜牧师,要不是有您免费为我们村民看病。老夫真不知怎么办,别的牧师放一次治疗术,要收不少金币啊。」

  艾琳娜微微笑着站着,脸颊微红,如同晚霞。

  农民老爷爷道了谢后走了。下一个排队的患者,走到艾琳娜面前,是个肚子痛的年轻人,那人痛得额头直冒汗。艾琳娜帮那年轻人看了看,为那年轻人治疗后,年轻人立时痊愈,欢天喜地出了破教堂。

  艾琳娜牧师妙手回春,为另几个患者一一看好了病,分文不收。最后一个患者刚刚走。

  教堂外,一个年轻女子,火药味十足的挑衅声音传来:「神医圣手艾琳娜在吗?!」

  艾琳娜走出教堂一看,一个比艾琳娜矮一头,黑头发,年纪轻轻,大约十六七岁,身材苗条,全身皮甲,英姿飒爽的女武士站在教堂外。女武士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利剑,桀骜不驯地看着艾琳娜。

  艾琳娜问:「我就是艾琳娜,你是谁?」

  女武士斩钉截铁,气势锐利地说:「我叫贝拉,听说你很厉害,我要来打败你!我就可以名扬天下了!」

  艾琳娜温和地笑了笑,说:「我并不厉害,你打败我,也不能名扬天下,请回去吧。可爱的小妹妹。」

  贝拉听了大怒,说:「谁,谁是小妹妹!少看不起人,看剑!」贝拉说着,助跑几步,一剑向艾琳娜刺去。

  眼看贝拉的剑,还有一厘米就刺到艾琳娜。艾琳娜既不还手,也不避让。贝拉赶紧收住剑,指着艾琳娜问:「你为什么不还手?你就不怕死吗?」

  艾琳娜笑了笑,说:「说了不会和你打的。」

  贝拉说:「你少看不起人!再不还手,我杀了你!」

  艾琳娜左右看了看,教堂外没有别人,患者都走了,她嘴角轻扬,法杖一挥:「那陪你玩玩好了。召唤精灵。」

  一群扑闪着蝴蝶翅膀,好像缩小版洋娃娃的妖精,飞着出现在空中。

  「哇,这些是什么东西,好可爱!」贝拉眼睛一亮,赞叹道。

  「更可爱的还在后面,教训她!」艾琳娜对贝拉一指。

  一群妖精尖声笑着,飞着,跳着空中舞蹈,围绕住贝拉。

  「啊~啊~这是什么呀?」贝拉有些惊恐起来。

  这群妖精左一下右一下,竟然把贝拉全身的衣服皮甲,撕得精光。

  「啊~变态!」贝拉尖叫着,把剑扔掉了,用手捂着光洁稚嫩的少女娇躯。
  艾琳娜嘴角坏坏地扬起,再用手一指。那些小妖精,竟然附到贝拉身上,舔弄贝拉的耳垂,光滑洁白的裸背,贝拉每一寸肌肤。

  贝拉竟然哭了起来,挥着手臂,徒劳地想要赶走那些妖精,可是那些妖精被赶走后,又飞了回来,附到贝拉身上。

  「啊!啊!」贝拉发出了一声一声的娇俏的尖叫,呻吟,哭得梨花带雨。
  「回来。」艾琳娜一招手,所有小妖精都回到艾琳娜身后。

  「嘤嘤……呜……你欺负人……」贝拉泣不成声。

  艾琳娜扔给贝拉一条白色长裙,说:「穿上裙子,走吧,我也不为难你。」
  「你是坏人……呜呜……我恨你……」贝拉赶紧穿上裙子,抹泪哭着跑了,连剑都不要了。

  「真是可爱的小姑娘。」艾琳娜一个响指,所有小妖精都消失不见了。
  艾琳娜虽然年纪轻轻,就已经有了「神医圣手」的名声,但是其实她还是提哈学院的学生。艾琳娜也知道,那个叫贝拉的女武士,也是提哈学院的一个女学生。

  结束在乡间一天免费的看诊,艾琳娜回到自己在提哈学院的宿舍。宿舍非常陈旧,宿舍里也很简朴,家具很少。

  艾琳娜关了门,洗了个澡,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水。她的肌肤光洁白皙如雪,胸前双峰洁白丰腴,屁股挺翘。

  桌上点着一支昏暗的蜡烛,艾琳娜坐在简陋的木制床上,张开性感修长的双腿,用她如水葱般的纤指,轻抚到两腿之间。她一手抚摸自己挺拔的胸,一手轻抚胯间的小豆豆。

  「啊……恩……」艾琳娜发出好像梦呓一样的娇喘呻吟。

  艾琳娜的蜜源,流出了好多乳白色透明液体。艾琳娜感到快感一波接一波地侵袭自己,身体不住地颤抖,痉挛,好像风中落叶。

  「恩,恩,额,好舒服……」艾琳娜雪白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,抚弄小豆豆的速度更快了。

  「啊!」艾琳娜娇喘出声。艾琳娜的乳头,变得又挺又硬,好像粉红的樱桃。
  艾琳娜性感粉嫩的双唇轻启,羞人悦耳的音符,流溢而出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艾琳娜的身体剧烈地颤抖,弓了起来。她的叫声也到了顶点,然后她如被抽光了力气,软倒在床上,无力地喘息。

  宿舍的破洞处,有个眼睛,看着这一切。

  第二天一早,那个叫贝拉的女武士,就在宿舍外,嚣张地叫喊:「喂!喂!」
  艾琳娜没穿衣服,睡了一晚刚醒,不理会贝拉在外乱喊,不紧不慢,极其诱惑地缓慢慵懒地穿上丝袜,内衣,白色蕾丝蓬蓬裙,穿戴整齐了,才走出宿舍。
  贝拉已经在宿舍外,挑衅地叫了好一阵了。

  艾琳娜毫不在意地问贝拉:「你带了帮手回来?」

  「没有。」

  「那你怎么敢再来?」

  「进屋说可以吗?」

  「进来吧。」艾琳娜毫不在意,让贝拉进了屋,关了门。

  「废话不多说,我要你戴上这个!」贝拉从挎包掏出一个黄金打造,刻满符文,宽两指,厚一厘米的精美项圈,说。

  「禁魔环?」艾琳娜懒懒地坐在椅子后。

  「没错,我专门为了你,骑马飞奔一夜,去提哈城中,花了一万金币为你买的,最顶级禁魔环!呵呵呵,戴上这个,你什么魔法也用不出来了。」贝拉萝莉猖狂地笑道。

  「可是我为什么要戴上它?」艾琳娜理都懒得理贝拉。

  「凭这个!」贝拉拿出一块六角形水晶,用一丝魔力驱动,六角形水晶里的画面,像投影仪一样,投放到墙上,地上,还有点立体效果。六角形水晶投射出的画面,正是艾琳娜昨晚自慰的完整影像,高清,还有声音。

  「你!」艾琳娜气愤地说。

  「哈哈哈,什么神医圣手,叫声这么骚!你说这段影像流落出去,你的名头这么响亮……」贝拉没心没肺地猖狂笑道。

  「你怎么会有这个?」艾琳娜怒道。

  「我昨晚为了报仇,在你宿舍外,很小心地蹲了一晚上,吹了一晚上冷风,终于用影像石,通过你家宿舍的一个小洞,拍到的。费了我老大功夫呢!哼!」
  贝拉冷哼道。

  「小萝莉,我劝你现在就把影像石交出来。否则,我立刻杀了你。」艾琳娜眼中杀意顿显。

  「没用的。我已经复制了一份,交给我朋友,你杀了我,她会为我报仇。把你自慰的影像,到处宣扬。」贝拉有恃无恐地说。

  艾琳娜皱起来漂亮的眉头,头痛地以手扶额,说:「我不就是昨天戏弄了你吗?是你自己来找我麻烦的,我和你也没有深仇大恨。你用得着这样吗?小姑娘,把影像石交出来。你也用不着为了这个,丢掉性命。」

  「哼!还好意思说?!昨天害我丢尽了脸!你要戴上这个,任我戏弄一番,就算扯平,要不然……就像你说的,我们也没有深仇大恨,你让我出了气,我就把影像石给你!」贝拉满脸寒霜地把脸扭到一边,把手上的禁魔环伸向艾琳娜。
  艾琳娜看了看禁魔环,又看了看贝拉,舔了舔唇,叹了口气,不以为意地说:「真是个麻烦的小丫头片子!好吧,让你出口气,不过,可别太过分!」

  艾琳娜拿过禁魔环,心想,在乡间做免费诊疗这么多月,也挺无聊的,就当找点刺激吧……大不了过后,杀了这个叫贝拉的丫头。

  艾琳娜舔了舔唇,把黄金铸就的精美禁魔环,锁在了自己粉嫩白皙的脖颈上。
  可是锁上的一瞬间,艾琳娜立刻察觉不对。

  「啊!」艾琳娜刚刚一锁上禁魔环,就觉得一阵刺痛感,从颈脖蔓延到全身,很快,全身都又麻又痛。艾琳娜直接呼痛一声,跪倒在地上。过了二秒,刺痛感才散去。

  「这不是普通禁魔环,是什么东西?」艾琳娜惊讶地问。

  贝拉冷笑着说:「这是最顶级的禁魔环,不光能让你放不出魔法,而且能极大地压抑禁锢你所有能力,包括力气。你现在就是个最无力的普通女人。一旦锁上,只有我才能打开。自大的愚蠢女人!」

  艾琳娜从地上站起来,不以为意地说:「好了,可以把影像石还给我了吧?」
  贝拉竟然一把扑倒艾琳娜,亲吻起来。艾琳娜惊讶地说:「你要做什么?」
  「做爱做的。」贝拉按住艾琳娜的双手,亲吻舔弄艾琳娜的耳垂。

  「唔恩。」艾琳娜娇羞地咬住唇,敏感的身体一阵颤抖。贝拉一路向下,亲吻艾琳娜的头发,脖颈,细细地舔弄吸允。

  艾琳娜根本无力反抗,她的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,胸口起伏不定。贝拉把舌头伸进艾琳娜的唇里,两个漂亮女孩的粉嫩舌头纠缠在一起。贝拉吻了艾琳娜好久,才撑起身子,引出一丝丝晶莹的细线。

  「那你够了,放开我!」艾琳娜喊道。

  「影像石根本没有复制,只有我这里有一份。你明明可以杀了我,夺走影像石,却自己戴上禁魔环。艾琳娜,你是故意把自己交到我手里的吧?」贝拉满脸狂放邪恶地坏笑道。

  「不是的,小丫头,你够了!」艾琳娜娇羞地把脸扭到一边。

  贝拉用一段短绳,把艾琳娜的手捆在身后,把手抚上艾琳娜的胸,用力一捏。
  「啊啊啊……」艾琳娜浪叫道。

  贝拉把手伸进艾琳娜两腿之间,轻轻地抚弄。

  「放开我……恩恩……」艾琳娜的挣扎那样的无力,一声声娇喘,喷吐着芬芳的气息。

  「你太自大了,我要让你做我的母狗!」贝拉撩起裙子,把脸埋进艾琳娜两腿之间。

  「呜呜恩!」艾琳娜的身体猛地一阵颤抖,眼睛都睁大了,「不要!拜托,我受不了了。」

  贝拉褪下艾琳娜的小内内,把稚嫩的俏脸,埋到艾琳娜胯间,努力地舔弄吸允,丁香小舌,好像最灵活的蛇,逗弄艾琳娜的小豆豆。

  「啊~啊~~」艾琳娜浪叫呻吟。

  「坏女人!昨天说什么放我一马,不难为我!其实一开始,就想看贝拉的躶体,对吧?!」贝拉一边舔,一边含糊地说。

  「不不不不不不不是的!唔……」艾琳娜竟然颤抖浪叫着,用双腿夹住了贝拉的脑袋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艾琳娜感到快感像潮水涌来,就像过电一样,流了好多水。

  贝拉撑起身子,一巴掌,又一巴掌打在艾琳娜脸上,骂道:「母狗!叫你扒光我衣服!骚货!叫你这么浪,自己戴上禁魔环,让我欺负!」

  「不要,不是的……」艾琳娜羞红了脸说。

  贝拉撩开艾琳娜的衣服,一口咬住艾琳娜的乳头,重重地咬下,又轻轻吸允,一手抚弄艾琳娜的下面,一手在艾琳娜的另一个乳头上画着圈。

  艾琳娜只觉得又痛又痒,嘴里浪叫呻吟不断: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不,不要……」

  贝拉用白嫩的小手,努力地,快速地使劲揉搓艾琳娜的小豆豆,又伸了两个指头,伸进艾琳娜的小穴里,快速地抚弄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好爽,好舒服……」艾琳娜下体一阵剧烈地颤抖,竟然喷出好多水。艾琳娜的小穴强烈地收缩痉挛,整个身子一阵抖动,爬上了快乐的云端。

  强烈的高潮,短暂地失神过后,艾琳娜无力地睁开眼,看见贝拉还在用影像石,对自己拍啊拍的。

  艾琳娜高潮之后,娇嗔无力地对贝拉说:「还拍?小丫头真会折腾人,现在可以解开禁魔环,还我影像石了吗?」

  贝拉收起影像石,骑坐在艾琳娜身上,打了艾琳娜一巴掌,又抱住艾琳娜的头,纵情强吻一番,一边吻一边含糊地呢哝道:「放开你?你当我傻啊?才欺负了你,放开你,不是让你报仇吗?」贝拉说着,一把拧住艾琳娜的乳头,用力旋转。

  「啊啊啊啊~好痛!」艾琳娜羞耻地,半推半就地回应着贝拉的吻。

  贝拉一口含住艾琳娜被拧过的乳头,一边轻轻地吸允,一边故意萌萌哒一副无辜地样子,用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艾琳娜,问:「还疼吗?恩……?」

  艾琳娜咬住唇,害羞地一声娇吟:「唔恩……」

  贝拉把艾琳娜推倒,张开双腿,跨坐在艾琳娜身上,把小穴凑到艾琳娜嘴边,呵斥道:「撒什么娇啊?我们可是敌国公主,你以为撒娇……人家就会放过你了吗?!快舔!」

  艾琳娜很H地出了口气,张嘴含住贝拉的小豆豆。

  「啊~」贝拉舒服得身子一颤,扬起头呻吟出声。

  贝拉双手轻抚自己雪白挺翘,但有些小的椒乳。艾琳娜伸出粉嫩的舌头,轻轻舔弄,用舌头在贝拉的豆豆上画圈。

  「哈啊……」贝拉觉得好舒服,好爽。艾琳娜的舌头是那样的轻柔,软滑。
  艾琳娜猛地含住贝拉的豆豆,一阵大力吸允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贝拉舒服地长长地很大声地呻吟出声,晶莹的口水,从贝拉大张的嘴边流出,贝拉浑然不觉。贝拉觉得身子轻飘飘的,下面好痒好痒,好热,好想有什么插进去。

  「好舒服,受不了了……」贝拉从艾琳娜身上起来,转过身子,趴在艾琳娜身上,舔弄艾琳娜的小穴,同时也把自己的小穴凑到艾琳娜头附近。

  「快舔!不要停!贝拉也要舔艾琳娜的!」贝拉命令道。

  艾琳娜抱住贝拉稚嫩紧致有弹性的小屁股,伸出舌头,舔弄贝拉的豆豆,口水和乳白色透明液体,拉出长长的晶莹丝线。

  贝拉和艾琳娜互相舔对方的私处。

  「唔,唔,恩,恩啊啊……」两个年轻女孩羞耻,娇俏,无力的销魂娇喘,此起彼伏。两个女孩白皙光洁,玲珑有致的娇嫩身体,都渗出了细密的汗。
  「不行了!贝拉好想要!笨蛋艾琳娜!」贝拉爬起来,抱住艾琳娜,把自己的小豆豆,抵住艾琳娜的小豆豆,用力地摩擦起来。

  艾琳娜脸红心跳地说:「那你解开禁魔环,让我召唤淫兽出来……」

  「不要!解开了,艾琳娜就会打败我,然后跑掉!我要艾琳娜一辈子做我的母狗!」贝拉一把抓住艾琳娜雪嫩脖子的黄金项圈,和艾琳娜雪白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,用力地扭动腰部和小屁屁。

  「啊,啊啊,啊啊啊……」两个女孩的小豆豆互相磨蹭,淫水流了一地。明明床就在不远处的旁边,两个女孩却就在地上,就等不及要一起攀上高峰。
  艾琳娜觉得小豆豆被磨得好舒服,不自觉地也配合起来。可是艾琳娜还是觉得下面好痒,好想有什么东西放进去,填得满满的。

  艾琳娜和贝拉互相磨蹭的动作越来越快。

  「啊!啊啊啊啊啊啊!」艾琳娜和贝拉几乎一起攀上高潮。

  高潮余韵之后,艾琳娜和贝拉洁白的娇躯,无力地缠在一起,躺在冰凉的地上。两人身下,好大一滩液体……

  贝拉体力先回复,她拉着艾琳娜的项圈,把艾琳娜拉起来,带艾琳娜进宿舍浴室洗了个澡。贝拉故意不把艾琳娜反绑的双手解开,自己帮艾琳娜慢慢地洗遍全身……

  艾琳娜和贝拉一起洗完澡,从浴室出来。贝拉不许艾琳娜穿衣服,把艾琳娜推倒在床上,用绳子把艾琳娜的手脚都反绑到身后,捆在一起。

  「放开我……呜呜……」艾琳娜还没说完,贝拉把自己的内裤塞到艾琳娜的嘴里。

  「妾身的味道好闻吧?」贝拉得意地说。

  「呜呜呜!」艾琳娜表示抗议。

  贝拉先把衣服穿好,然后轻抚艾琳娜的脸,抚过艾琳娜玲珑有致的娇躯,一边揉捏艾琳娜的胸,一边说:「艾琳娜想要解开禁魔环吗?可以啊?一会贝拉把剪刀放床头,把禁魔环的钥匙放桌上,艾琳娜自己解开自己吧。要是马上解开艾琳娜,艾琳娜可以夺走影像石呢!」

  艾琳娜可怜巴巴地被捆在床上,被贝拉抚摸得又有了反应。

  贝拉吻了吻艾琳娜的脸颊,说:「我知道艾琳娜有个恋人叫杰夫。要是不想杰夫看到影像石,艾琳娜要乖乖听话哦?今天上课,艾琳娜都不许穿内衣,只许穿短裙。」

  贝拉又捏住艾琳娜下巴,说:「听好了,今晚九点,艾琳娜必须自己戴上禁魔环,到学院外的红玫瑰酒吧来。不然,我就把影像石给杰夫看!」

  「呜呜呜!」艾琳娜连忙摇头。

  贝拉放了一把剪刀在艾琳娜床边,又把禁魔环钥匙放在桌子上。艾琳娜看见剪刀,扭动雪白的娇躯,吃力地用反绑的双手,去拿剪刀。

  贝拉又调皮地用黑色布条蒙住艾琳娜的脸,贝拉的手,从艾琳娜的脖颈,向下抚过艾琳娜的裸背,在艾琳娜小穴摸了摸。艾琳娜的身子一阵激灵。

  贝拉含住艾琳娜的耳垂,一阵吸允,又亲了艾琳娜一下,才轻笑着走到一边。
  可怜无助的艾琳娜,被蒙着眼,被弄得欲望高涨,根本不知剪刀在哪里。艾琳娜娇喘着,挣扎着,在床上到处摸剪刀。

  贝拉站在一边,故意拍下艾琳娜香汗淋漓,被绑着在床上扭动的香艳场景。
  看见艾琳娜好不容易摸到了剪刀,贝拉才离开宿舍。

  贝拉临走还说:「艾琳娜,记住,今晚九点,戴上禁魔环,红玫瑰酒吧。」
  艾琳娜摸到了剪刀,好不容易用被捆的手,剪断捆住自己手脚的绳子,坐了起来。她一把扯下蒙眼布,咬着唇,羞耻地气呼呼地说:「看我解开禁魔环,怎么收拾贝拉这丫头!」

  艾琳娜拿起桌子上禁魔环的钥匙,「咔嚓」一声解开了禁魔环,立刻觉得全身都轻快起来,魔力也彻底恢复了。

  艾琳娜本想一把扔掉禁魔环,可是不知怎么,她看了禁魔环一眼,咬了咬唇,心情复杂地把禁魔环和钥匙轻轻放在桌上。她穿起超短连衣裙丝袜鞋子,也不知是忘了,还是故意,没穿内衣,就直接追了出去。

  寻遍校园,艾琳娜却去哪里寻找贝拉的踪影?反倒是遇上了杰夫。杰夫和艾琳娜一样,是学校学生,也是艾琳娜暗恋的对象。学校里时常传出,两人有暧昧的传闻。

  凉风一吹,艾琳娜这才惊讶醒悟没穿内裤,下面一片清凉。

  杰夫和一个男生说说笑笑走过,艾琳娜捂住裙子,娇俏地站在路边。

  杰夫看见艾琳娜,温和欣喜地说:「艾琳娜?你怎么在这?」

  艾琳娜脸红红地说:「啊,没什么……在找东西……」其实艾琳娜想说在找贝拉。

  恰巧杰夫看见,艾琳娜脚边地上,有一个不知谁掉在那的,女生用的可爱发卡。

  杰夫问艾琳娜:「在找什么?是不是在找一个发卡?」

  艾琳娜的心「蓬蓬」跳,她眨眨眼,顺口含糊地回答:「恩,唔……」
  「不就在你脚边吗?怎么会找不到……」杰夫奇怪地笑笑,弯腰拾起发卡,却惊讶地看见,艾琳娜好像没穿内裤,而且,水流到了大腿上。

  杰夫脸一红,不动声色,直起身,把发卡递给艾琳娜:「……是这个吗?」
  艾琳娜讪讪地笑着,接过发卡,羞窘地说:「啊哈哈,就是这个,我,我走了……」艾琳娜说着赶紧跑掉,却反而因为太着急,摔了个大马趴。

  「呜!好痛!」艾琳娜从地上爬起来。

  「你没事吧?」杰夫急忙上前关切地扶起艾琳娜。

  「没,没事……我,我走了。」艾琳娜像风一样跑了。

  杰夫招呼身旁男同学走了。杰夫心里暗道:「呵呵,真可爱。故意不穿让我看的吗?艾琳娜撅着屁股爬起来的时候,可看清了……」

  明明知道贝拉无法监视自己,艾琳娜却真的没穿内裤,走进了教室上课。光滑的下体,坐在椅子上,凉凉的,艾琳娜紧紧并拢双腿,好害怕被别人看穿。上完课,连椅子都湿了,艾琳娜赶紧把椅子擦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,生怕别人看出来。而且,擦的时候,艾琳娜还不敢弯腰。

  艾琳娜上完课,再也忍不住,回到宿舍。艾琳娜看了禁魔环二秒。艾琳娜召唤出一只小黑色触手怪,让触手怪缠上自己,然后带上禁魔环。

  艾琳娜带上禁魔环,一阵刺痛后,艾琳娜召唤出的触手怪竟然消失了。艾琳娜大感吃惊,欲火难耐,张开双腿,直接用手抚摸自己的豆豆,让自己攀上了高潮。

  晚上九点,艾琳娜穿着丝袜短裙,带着禁魔环,出现在了学院外,红玫瑰酒吧门前。贝拉早在门前等待。

  贝拉故意揶揄地坏笑着说:「艾琳娜,真准时啊?又一次自己戴上禁魔环,把自己交到贝拉手里呢!」

  艾琳娜一咬唇,说:「不是的,是因为影像石……」

  「为什么不打败我抢走影像石呢?」贝拉故意问。

  「你难道这么笨,不知道藏起来?」艾琳娜说。

  「也许贝拉就这么笨呢?」贝拉故意拿出影像石,在艾琳娜面前晃晃。
  「哼!」艾琳娜娇哼一声。

  「真可爱。」贝拉拿出一段铁链锁在艾琳娜项圈上,一拉铁链,说,「跟我走。」

  「等等,要是被认识的人看见怎么办?」艾琳娜连忙说。

  「嘻嘻,本来想就这么牵着艾琳娜的。不过算啦,贝拉早有准备。」贝拉拿出一个挺漂亮的黑金色面罩,戴在艾琳娜脸上,艾琳娜的嘴巴眼睛都露着。
  贝拉又强行给艾琳娜喝了一点东西。

  「你给我喝了,什,什么?」艾琳娜顿时觉得似乎说不出话,声音嘶哑起来。
  「放心吧,给你喝的是一种魔药,除了能让你二小时内说不出话,还有春药的效力。」贝拉说。

  「啊……」艾琳娜没过几秒,果然就说不出话了。

  贝拉一拉铁链,说:「走。」贝拉牵着艾琳娜进了酒吧,酒吧的人见怪不怪。
  走到酒吧包厢前,贝拉一拉铁链,对艾琳娜说:「跪下!」

  艾琳娜乖乖跪了下来,贝拉脸上露出邪恶的笑容,先把艾琳娜的双手用铁镣铐了起来,又在艾琳娜腰间锁上一条铁链,再给艾琳娜锁上脚镣。最后,贝拉用一条铁链,一头锁在艾琳娜腰间,一头锁住艾琳娜脚镣,艾琳娜就站不起来了,只能蹲着或趴着了。

  艾琳娜心想,贝拉真坏。

  贝拉锁好艾琳娜,要把艾琳娜衣服全部剪掉。艾琳娜大惊失色,摇着头要挣扎。贝拉踩住艾琳娜的手铐,强行把艾琳娜全身的衣服都剪了。

  艾琳娜羞耻地捂着身子。

  贝拉拉艾琳娜项圈的铁链,拉着艾琳娜,把艾琳娜拉进包厢。艾琳娜只好撅起雪白的大屁股,像狗一样爬进包厢。

  进了包厢,艾琳娜抬头一看,惊讶地发现,杰夫竟然独自一人坐在包厢里。
  艾琳娜心想,贝拉难道和杰夫认识?贝拉也喜欢杰夫?

  杰夫看见艾琳娜,因为艾琳娜蒙着脸,没看出是艾琳娜。杰夫说:「贝拉,你去了好久,你说要给我看样东西,就是给我看一个女奴?」

  艾琳娜连忙惊恐地挣扎着,要站起来退出去,可是她现在嘴里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  杰夫奇怪地说:「贝拉,这个女奴不愿意做什么吧?你放了她吧,我们喝酒。」
  贝拉重重一巴掌拍在艾琳娜屁股上,打得艾琳娜雪白屁股一阵性感地晃荡。
  贝拉低下头,坏笑着小声说:「艾琳娜,你不是喜欢杰夫吗?今晚,我要你为杰夫服务。你蒙着脸,别怕!」

  贝拉说着,把烈性春药抹在艾琳娜的小穴,艾琳娜身子一阵颤抖。

  贝拉直起身,大声对杰夫说:「这女奴不漂亮吗?不喜欢吗?那这样好了,我把这女奴放一边,过一会再问问她。我们先喝酒,怎么样?」

  杰夫说:「我不是很喜欢这一套。随你吧。」

  贝拉把艾琳娜强行牵到包厢里,一根柱子旁,把艾琳娜项圈的铁链,锁在柱子上。艾琳娜真的像狗一样,被锁在那。艾琳娜想要离开,可是脖子被锁着,哪也去不了,连站起来也做不到,也不能呼救。

  杰夫把一件衣服,披在艾琳娜身上,对艾琳娜说:「可怜的姑娘。」

  艾琳娜只好蹲坐在那,捂住胸和双腿之间。

  艾琳娜看着杰夫和贝拉,高高地坐在桌旁喝酒。艾琳娜感到特别羞耻。
  渐渐地,艾琳娜感到全身都发热发烫,出了一身细密的汗,羞耻的感觉更加催动了情欲。贝拉抹得烈性春药起了作用,艾琳娜的私处,出了好多水。艾琳娜觉得私处,好爽,好舒服,好性感,一阵痕痒从身体深处散发出来。

  艾琳娜想要呻吟,却发不出声音。艾琳娜觉得下面好痒,真想当着杰夫和贝拉,自慰起来,可是苦苦忍住。艾琳娜好想有谁,来抚摸自己的胸,好想有什么填进下面。

  艾琳娜的呼吸急促起来,全身都变得好敏感。

  贝拉和杰夫喝了两杯,坏笑着走到艾琳娜身边,问艾琳娜:「不想呆在这,那贝拉就放你走吧?」话虽这么说,贝拉遮住杰夫视线,偷偷把手伸到艾琳娜身下,轻轻撩拨抚弄。

  艾琳娜摇摇头,雪白的身子忍不住一阵颤抖,被铐住的手,无力地推着贝拉的手。其实艾琳娜是想说:「不要摸了,我受不了了……」

  贝拉却说:「你不走了?那乖乖服侍杰夫吧?让杰夫看看你的淫荡真面目。」
  贝拉解开锁着柱子的铁链,牵着艾琳娜,走到杰夫面前,故意说:「杰夫,我这只女奴,特别喜欢被捆成这样,被玩弄。你看,她才一会,就想要你的大肉棒了……你就帮帮她吧。」

  「是不是呀?」贝拉故意问艾琳娜。

  艾琳娜雪白的胸,起伏不定,一阵娇喘。看着杰夫,欲望上来了,艾琳娜管不了这么多了。

  艾琳娜点了点头。

  「你看她下面,都湿成什么样了?」贝拉对杰夫说。

  杰夫一看,艾琳娜身下,都形成了一个小水滩了。杰夫再看艾琳娜,全身洁白如雪,屁股又翘又挺,身材窈窕,腰如杨柳,雪白的胸部又大又挺,小弟弟立刻起立敬礼。

  杰夫竟然赞叹说:「好美!这,这女奴,身材真像艾琳娜!」

  艾琳娜听了一惊,下身却更刺激了。

  贝拉听了,立刻不高兴起来,怒气冲冲地对杰夫说:「难道因为这女奴像艾琳娜,所以你下面有了反应?!」

  杰夫尴尬地说:「哪,哪有?你别误会……」

  贝拉重重一拍艾琳娜屁股,对艾琳娜怒道:「还不侍奉?!」

  艾琳娜被打得一颤,又滴下几滴水来。艾琳娜粗重地喘息着,爬到杰夫身前,打开杰夫的裤子,掏出杰夫的肉棒,用带镣的手,轻轻摸杰夫怒挺的肉棒。
  杰夫明显兴奋了,说:「要是,艾琳娜这么被锁在我面前,让我这么玩,就太刺激了!」

  贝拉听了更怒,一巴掌打在艾琳娜屁股上,说:「等什么?!贱母狗,用你的嘴!」

  艾琳娜看着自己喜欢的杰夫,又听见杰夫这么说,心里竟然再无抵触,一口含住了杰夫的肉棒,吞吐起来。

  杰夫就算是再温和的男人,此时也展现出兽性的一面。杰夫一面想象眼前的女奴是艾琳娜,一面抓住艾琳娜的头发,按住艾琳娜的头,把肉棒向艾琳娜嘴里抽插。

  艾琳娜被杰夫巨大的肉棒,捅得有点反胃,但被锁的手无法挣扎,她也不想挣扎,她娇柔地任杰夫粗暴地进入她的嘴。她努力地舔弄,吸允,她在心里想,噢,我的杰夫!

  贝拉明明想羞辱艾琳娜,看见这一幕,却自己吃醋起来,拎起鞭子,一鞭一鞭打在艾琳娜屁股上。

  在春药的刺激下,艾琳娜明明很痛,却觉得好舒服,被打得小穴一缩一缩的,淫水一滴一滴落下。艾琳娜更卖力地含住杰夫的肉棒,努力地舔弄。

  艾琳娜跪在杰夫两腿间,抬头看着这个征服自己,主宰自己的男人,只觉得心都要化了。唯一不足的是,艾琳娜好想好想杰夫粗暴地插入后面。

  杰夫下面被舔弄,皱眉对贝拉说:「别打这女奴了。」

  贝拉却打得更狠了,说:「我就喜欢,这贱母狗喜欢被打!」

  听见「贱母狗」这三个字,艾琳娜竟然感到一阵快感,乳头更挺更硬了。艾琳娜心想,噢,我要做杰夫的母狗,杰夫,快插后面,我想要。

  杰夫的肉棒,突然涨大到更大的尺寸,一阵颤动,白白的「牛奶」在艾琳娜嘴里喷射出来。杰夫略微拔出肉棒,有些热热的,射到了艾琳娜的脸上。

  自己脸上被糊满了牛奶,艾琳娜觉得好羞耻。

  这是杰夫的味道吗,艾琳娜心想。

  艾琳娜温柔地,为杰夫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净肉棒。

  「噢~好爽!这女奴太带劲了,太正点了。真想和她做爱一辈子……」杰夫爽得大呼。

  「想知道这女奴是谁吗?」贝拉一把取下艾琳娜脸上的面罩。

  杰夫看了艾琳娜糊满津液的脸,大惊:「艾琳娜?竟然是艾琳娜?!怎么会这样?!」

  「噢,我,不……艾琳娜,对,对不起……我不该……」杰夫局促不安地对艾琳娜道歉。

  贝拉坏坏地笑道:「看见吗?这就是艾琳娜的真面目,她喜欢被锁成这样,做一个下贱的母狗,任人玩弄。杰夫……」

  杰夫给了贝拉一耳光,骂道:「艾琳娜不是这样的人!为什么不早告诉我,这是艾琳娜?」

  贝拉捂着火辣辣的脸,不敢置信地说:「不……这……」

  杰夫抓住艾琳娜的胳膊,摇晃艾琳娜,问艾琳娜:「是不是贝拉强迫你的?」
  贝拉阴阳怪气地说:「我可打不过艾琳娜,怎么能强迫艾琳娜呢?」

  杰夫对贝拉喝道:「你闭嘴,我要听艾琳娜说。」

  杰夫轻柔地问艾琳娜:「这是怎么回事?」

  艾琳娜想要说话,却只能张嘴,说不出任何话,连声音也发不出。

  杰夫着急地问艾琳娜:「哦,艾琳娜,对不起。我竟然对你做了这种事,你说话呀?」

  贝拉对杰夫尖声叫道:「艾琳娜就是这种下贱女人,你有什么不明白的?!」
  杰夫怒声呵斥贝拉:「你闭嘴!就算艾琳娜是这种下贱女人,是一个女奴,她也比你火辣一百倍!我也宁可和她做爱一辈子!」

  贝拉不可置信地尖叫:「你说什么?!」

  杰夫把衣服披在艾琳娜身上,柔声问艾琳娜:「艾琳娜,告诉我,怎么回事?」
  杰夫很快看出不对,对艾琳娜说:「贝拉给你吃了什么?你说不出话?」
  艾琳娜流下眼泪,连忙点点头。

  杰夫问艾琳娜:「贝拉强迫你的?」

  艾琳娜点点头,又摇摇头,因为艾琳娜想说,如果是和杰夫,自己愿意这么做。

  杰夫直接对贝拉一伸手:「你还不拿解药?!」

  贝拉把解药递给杰夫,看杰夫生气了,连忙对杰夫解释:「杰夫,你听我说,不是这样的……」

  杰夫把解药给艾琳娜吃了,又对贝拉伸手:「钥匙!」

  贝拉只好把钥匙也给杰夫,贝拉还想解释什么:「杰夫……!」

  杰夫根本不听,接过钥匙,直接推着贝拉,把贝拉推出酒店包厢,甩下一句「我讨厌你,不肯看见你」,就「呯」一声把包厢门关了。杰夫才懒得理贝拉在外面喊闹敲门。

  艾琳娜吃了解药,已经能说话了,可看到回到身边的杰夫,却跪在地上,羞得一句话说不出来。

  杰夫对艾琳娜手足无措地说:「艾琳娜,让你受委屈了,我这就解开你的镣铐。」

  艾琳娜咬唇对杰夫说:「等等。」

  「什么?」

  艾琳娜跪在杰夫身前,直起上半身,用带镣的手扶住杰夫的小弟弟,张嘴含了进去,一边含,一边含糊地说:「贝拉给我抹了春药,欺负我。我现在好想要你的……」

  看着艾琳娜白花花的身子,跪在自己身前,满脸情欲地,顺从乖巧地舔弄自己的小弟弟,杰夫立刻一柱擎天。

  「你说什么?」杰夫问。

  艾琳娜羞红了脸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脆大声说:「贝拉给我抹了春药!我想要你用大肉棒,从后面,狠狠地插进来!草我!」

  杰夫听了,惊呆了,没想到柔弱文静的艾琳娜,竟然说出这种话。

  艾琳娜满脸情欲地,把脸伏在杰夫肉棒旁,轻轻一舔,说:「快,我好想要……」

  杰夫更不多话,抱起艾琳娜,把艾琳娜丢到包厢沙发上,就狠狠滴从后面插进去。

  「啊……!粗暴些……」艾琳娜呻吟着叫道。

  杰夫怒挺的肉棒,一下没入艾琳娜湿润的蜜源,快速地抽插起来。

  「啊!好舒服!啊啊啊啊……哦~」艾琳娜像狗一样趴着被插,浪叫呻吟不断。

  杰夫插着插着,突然停下了。

  艾琳娜问:「为什么停下了?不要停……」

  杰夫坏笑着问:「艾琳娜,你喜欢被我插吗?」

  艾琳娜眼神迷离,连忙点头,说:「喜,喜欢!求你,不要停!」

  杰夫插了一下,又停下,问:「说,你是我的什么?你不说,我就不插了!」
  艾琳娜娇柔无力地骂道:「杰夫你好坏……我是杰夫的贱母狗!贱女奴!」
  杰夫高兴了,又插了艾琳娜一下,又停下了,问:「嫁给我?!要不我就不插了,穿上衣服走了!」

  艾琳娜拼命点头,说:「恩,恩!我嫁给杰夫,我做杰夫一辈子的母狗骚货!
  求求你,快继续……好,好想要……我爱杰夫和杰夫的大肉棒一辈子……」
  杰夫听了,心花怒放,一插到底,粗暴强烈地冲击起来。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好爽,哈啊,好舒服,插死艾琳娜!」艾琳娜不知羞耻地嚷嚷道。

  在外面的贝拉,听到里面的声音,竟然下身湿透了,又气又羞。贝拉哭着大喊:「不要,杰夫你不可以娶艾琳娜!」贝拉使劲拍门,根本没人理她。

  艾琳娜和杰夫做了不知几次,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,抱在一起。艾琳娜对杰夫讲了事情的经过,但是最后说:「虽然说,是被贝拉强迫的。但是,如果是和杰夫,艾琳娜愿意被杰夫玩弄……可是,艾琳娜不愿意被别的男人……」

  杰夫咬牙切齿地骂道:「贝拉也够可恶的了!不过,我要感谢她,要不是她。
  我也没这么容易得到你。」杰夫看向艾琳娜。

  艾琳娜满脸娇羞地低下头,缩在杰夫怀里。

  杰夫一牵艾琳娜项圈的铁链,问艾琳娜:「愿意被我锁一辈子吗?」

  艾琳娜娇羞地点点头。

  杰夫打开包厢门,贝拉哭着坐在包厢门外地上。贝拉对杰夫说:「听我解释,杰夫……」

  杰夫对贝拉一伸手,懒懒地说:「影像石拿来。」

  贝拉把影像石乖乖给了杰夫,说:「杰夫,不可以娶艾琳娜……」

  杰夫接过影像石,懒得说话,把门关了。杰夫想起什么,又打开门。

  贝拉连忙对杰夫说:「杰夫,你看看影像石,看看艾琳娜是多淫贱的女人!
  不要娶她!」

  杰夫无所谓的样子,笑了笑,说:「哦,对了。我是要谢谢你,你拍的影像石,我正好可以用它来威胁艾琳娜,让艾琳娜和我一起做更多更H更变态的事…
  …太谢谢你了。」

  杰夫说完把包厢门关了。

  贝拉哭着坐倒在地上:「呜呜,怎么会这样?不会的……」

  在包厢里,杰夫解开了艾琳娜的镣铐,把艾琳娜双手吊捆起来,再把艾琳娜一条腿高高吊起,让艾琳娜单腿站立。然后,杰夫好深地插入了艾琳娜,又做了一次。

  杰夫才解开艾琳娜,穿上衣服,给艾琳娜也披上衣服,牵着艾琳娜的手走出包厢。两人理也不理贝拉,扬长而去。

  杰夫送艾琳娜回到宿舍,才自己回去。

  第二天,杰夫捧着一大束玫瑰花,带着婚戒,到艾琳娜宿舍外,对艾琳娜求婚。

  艾琳娜看着跪在地上求婚的杰夫,和周围众人,小声地不好意思地对杰夫说:「那个,求婚也太突然了,怎么第二天就求婚了?」

  杰夫大声说:「我爱你,一刻也不想等了。我想把你抱回去!」

  艾琳娜娇羞地点点头,戴上了婚戒。

  贝拉可真是哭晕在厕所了。

  杰夫和艾琳娜婚期将近。图书馆里,静悄悄的,一些学生在看书,杰夫也在看书。

  贝拉轻手轻脚走到杰夫身边坐下,手里端着一杯喝的。

  贝拉很小声地叫杰夫:「杰夫。」

  「贝拉??」杰夫看了贝拉一眼,恶心地别过脸。

  贝拉小声扭捏地对杰夫说:「我错了……」

  杰夫爱理不理地小声回答:「是吗?」

  贝拉说:「我不该这样对艾琳娜,可是那是因为……总之,是我不对。我会向艾琳娜道歉的……」

  杰夫回答:「很好。」

  贝拉又可怜巴巴地对杰夫说:「那个,我祝你们幸福,我喜欢你,杰夫。我嫉妒艾琳娜可以得到你的爱,所以,请你原谅我,我决定退出了……」

  杰夫听了,不免心软,有些动容说:「算了吧。而且,托你的福,我和艾琳娜要结婚了……要不是你,我追求艾琳娜,还要多花一番功夫。」

  贝拉连忙讪笑着递上一杯喝的,说:「谢谢你,杰夫,你真是好人。渴了吧,喝茶。」

  杰夫接过杯子,一边喝一边说:「你以后可别欺负艾琳娜了……」

  贝拉像小鸡啄米,使劲点头,说:「恩恩恩,我以后不欺负艾琳娜了。我让艾琳娜欺负我……」

  杰夫笑了笑,突然,他发现不对,问:「你给我喝的什么东西?这……酸爽……」

  贝拉坏笑着说:「超烈性春药……」贝拉说着,开始宽衣解带,伸手把杰夫的手,拉到自己胸上,又轻轻抚摸杰夫的小弟弟。

  杰夫的小弟弟果然一柱擎天。

  贝拉坏笑着,埋到桌子下,拉开杰夫的裤子,含住杰夫的小弟弟开始舔。
  杰夫努力忍住不出声音,因为图书馆是绝对安静的。可是贝拉吸允小弟弟的声音,就好像口水滴答大声吸允棒棒糖一样,很大声,还是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。
  杰夫小声对贝拉骂道:「你在做啥?!」

  贝拉笑而不语,就像舔最美味的冰棍一样,使劲舔弄杰夫的棒子。

  杰夫呼吸急促起来,全身发热,青筋迸现,竟然射了贝拉一脸。杰夫虽然射了,可是小弟弟不软,依然硬得像铁一样。

  杰夫拉开椅子,也埋到桌子下面。贝拉已经把衣服都脱了。

  杰夫竟然在桌子后面,地上,直接和贝拉做起来,把桌子都弄得一响一响的。
  已经有人听见奇怪得声音,把眼睛看向杰夫这边。

  杰夫虽然爽上了天,但是依然忍住不发声。杰夫对贝拉说:「贝拉,别,别出声音……」

  贝拉咬着唇,才忍耐着小声说:「恩。」

  贝拉刚说完,就立刻长长地「啊~~」地超大声地呻吟出声。贝拉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脆发情动人地大声浪叫起来:「啊!啊啊!啊啊啊!好舒服~恩~哈啊~」

  杰夫骂道:「贝拉?!」

  图书馆里,师生都跑来看,虽然杰夫赶紧提裤子,但是还是图书馆里的人还是全都看到杰夫和贝拉赤条条在一起,做苟合之事的事情。所有人大惊失色。
  有的女同学推了推旁边的女同学,小声说:「杰夫身材真好。哈哈。」
  杰夫的好友,尴尬戏谑地说:「杰夫,好兴致~」

  图书馆老师暴跳如雷:「你们在神圣安静的图书馆做什么?!」

  这事情,在全学院都传开了,全校哗然。最丢脸的,就是艾琳娜了。杰夫跑去找艾琳娜解释,却越描越黑,艾琳娜把婚戒退给了杰夫。

  学校要开除杰夫,可是贝拉拼命对所有人说自己是自愿的。学校打了个折扣,如果杰夫娶了贝拉,学校就仅仅处罚了事。

  杰夫和贝拉私下里在教室。

  杰夫怒气冲冲地对贝拉说:「你还要我娶你?!你搞得我身败名裂!」
  贝拉说:「我爱你!我管不了这么多!要是我不能嫁给你,我也让艾琳娜不嫁给你!」

  杰夫骂道:「学校处罚,我丝毫不在乎!你要我娶你?好啊,你让艾琳娜嫁给我,我就娶你!」

  贝拉竟然说:「一言为定!我有办法,我们晚上一起去见艾琳娜!」

  杰夫愣了。

  白天上课时,有人送了个包裹给艾琳娜。上完一天的课,艾琳娜回到宿舍,打开包裹一看。包裹里是禁魔环,一副黄金打造,好像首饰的金属镣铐,还有一个很巨大质感很好的假阳具。

  艾琳娜俏脸一寒,把包裹丢到地上,骂道:「谁送的?不要脸!」

  艾琳娜洗了澡,躺在床上,想起杰夫和贝拉的事情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艾琳娜又爬起来,从地上的包裹里,捡起禁魔环。

  艾琳娜看了看禁魔环,想起以前和贝拉杰夫做,情欲涌动,不自觉地把禁魔环「咔嚓」一声锁在自己粉嫩的颈脖上。

  艾琳娜摸了摸自己下面,已经湿了。艾琳娜这才想起查看,包裹有没有钥匙。
  包裹里没有任何钥匙。

  艾琳娜一咬牙,心想,管他的,杰夫都和贝拉一起了,我就自己乐乐吧。艾琳娜动情地一舔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燥的嘴唇,干(淫色淫色WWW.4567q.c0m)脆脱了衣服,只剩丝袜,捡起包裹里的镣铐,「咔嚓」「咔嚓」锁住自己手脚。

  艾琳娜心想,这下糟糕了,解不开了,不知包裹是谁送的?怎么办,好糟糕……可是这么想着,艾琳娜却越发觉得刺激。

  艾琳娜捡起假阳具,躺在床上,努力张开被镣铐锁住的双脚,把假阳具插进湿润的小穴,忘情地抽插起来。

  正在这时,艾琳娜宿舍的门居然开了。杰夫和贝拉进来了,贝拉得意地笑道:「看吧,我就说,艾琳娜会自己戴上这些东西自慰的。」

  艾琳娜正要高潮,被贝拉和杰夫看见,心里一紧,身体格外地敏感起来,竟然喷了好多水,一阵颤抖,猛烈地高潮了。

  贝拉舔了舔唇,兴奋地说:「我们来得正是时候,艾琳娜真是骚货!」
  杰夫关上门。

  短暂地失神后,艾琳娜连忙用衣服遮住自己,惊讶无力地问:「你们怎么会来?不对,你们为什么有我宿舍的钥匙?」

  贝拉把玩着手里的钥匙,说:「想要对付你,当然要偷偷配一把你宿舍的钥匙了。」

  杰夫不好意思地说:「而且,艾琳娜,你以前给过我你宿舍的钥匙,你忘了?」
  艾琳娜想起杰夫的破事,就眼眶湿润了,骂道:「你们都给我出去!你们都是坏蛋!」

  杰夫不好意思地站在门口。

  贝拉爬上艾琳娜的床,解开艾琳娜的手铐,把艾琳娜反铐起来,抱住艾琳娜,说:「艾琳娜,这样你可跑不掉了吧……」

  艾琳娜害羞地咬住唇,骂道:「你要做什么?」

  贝拉强吻了艾琳娜,压住艾琳娜,抱着艾琳娜,认真地说:「艾琳娜,贝拉知道自己不对。可是……艾琳娜,先听贝拉解释……」

  「我不听!我不听!」艾琳娜摇头说。可是艾琳娜无力挣扎。

  贝拉扶住艾琳娜的头,让艾琳娜看着自己,说:「听完解释,艾琳娜随便怎么欺负贝拉都可以……」

  杰夫沉默不语。

  贝拉拿出一颗春药,对艾琳娜说:「那天,我去找杰夫,杰夫正在图书馆好好看书。这颗春药是我导师配的超烈性春药,我去假装道歉,骗杰夫喝了一点这春药。而且,我勾引了杰夫,杰夫才会在图书馆就和我做起来……」

  艾琳娜说:「我不会相信的……」

  贝拉对艾琳娜说:「是真的,一切都是我的阴谋。杰夫没有背叛你,是因为杰夫吃了这药,才会狂性大发,和我做……任何人吃了这个,哪怕一丁点,都会受不了……不信,你试试……」

  贝拉把药分成两半,跳下床,把一半药给杰夫,对杰夫小声说:「杰夫,趁她动情,我们和她一起做,求她原谅。她原谅你了,不就会嫁给你了吗?记得你也要娶我!」

  杰夫犹豫了下,说:「我一言九鼎!」说完杰夫把一半药吞了。

  贝拉拿着剩的一半药,压在艾琳娜身上,对艾琳娜说:「是真的!杰夫没有背叛你,是被我下药了……不信,你自己试试这药的威力……」

  贝拉说着,把剩的一半药,含在嘴里,扶住艾琳娜的头,对艾琳娜无耻地舌吻加强吻。那一半药,化在了两个女孩的嘴里。

  「呜呜,你无耻!」艾琳娜被迫被强吻。药力起了作用,就像在两个女孩体内,点燃了火焰,两个女孩的身子都滚烫起来,动情地呻吟起来。

  杰夫更是肉棒硬得发紫,粗壮狰狞。杰夫双眼大睁,像野兽一样跳上床,把贝拉和艾琳娜都抱着,一顿粗野地蹂躏。

  贝拉仰面躺在床上,大张开腿,艾琳娜带着镣铐,像狗狗一样趴在贝拉身上,杰夫在贝拉和艾琳娜身后。贝拉和艾琳娜的阴户差不多挨在一起,杰夫插一会贝拉,又插一会艾琳娜。三个人春声浪叫不断。

  贝拉抱着艾琳娜亲吻一番,贝拉含糊地对艾琳娜说:「艾琳娜,要原谅我和杰夫,我们以后,一起被杰夫的大肉棒插好不好?」

  杰夫生猛地抽插,狂热地说:「艾琳娜,你要不原谅我,我就插得你走不出这道门!」

  「啊啊啊啊~你们,哈啊~太坏了~啊啊啊~一起欺负我……」艾琳娜娇喘道。

  「我们一起被插,不是很好吗?啊……啊……杰夫你别光是插艾琳娜,贝拉也要……被插……」贝拉双颊通红,一边亲艾琳娜的唇,亲艾琳娜的脖颈,一边说。

  艾琳娜骂道:「杰夫~啊啊~你混蛋,你和……贝拉一起做还不算,还要,啊啊,拉着我,三个人一起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」

  贝拉大力揉捏艾琳娜胸,对艾琳娜说:「你不原谅我们,我们不会要你下床的!恩!恩哈哈啊啊啊啊……」

  「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好舒服!唔,杰夫的肉棒是我一个人的!贝拉,你滚开!我要独占杰夫的肉棒!」艾琳娜舒服得大声浪叫。

  贝拉竟然对艾琳娜说:「不要!艾琳娜也是我的母狗!艾琳娜一辈子都是我的!杰夫我也有份!杰夫,我也要被插……」

  杰夫像发动机一样,来回插贝拉和艾琳娜,怒吼道:「艾琳娜,我爱你!」
  贝拉对艾琳娜说:「哈啊,哈啊,哈啊~让我一起嫁给杰夫吧。艾琳娜,我也爱你!我也可以戴上禁魔环,做你的小母狗!让你欺负!」

  艾琳娜咬了贝拉的肩膀一口,说:「哼!你说的!好吧,我答应了……我要召唤淫兽插你!」

  「恩,好啊,哈啊啊啊,哈啊啊啊……」贝拉可爱地叫着,说,「艾琳娜,杰夫,我爱你们!」

  杰夫像野兽一样,换着体位,好像不知疲倦的机器一样,插得贝拉和艾琳娜高潮了好几次。三个人一夜荒淫……三个人折腾到天亮,才沉沉睡去,连课都逃了……

  三个人睡到晚上才起来,起来后,三个人都清醒了。

  贝拉和杰夫解开艾琳娜身上的脚镣手铐禁魔环,不过艾琳娜这会也全身无力。
  贝拉自己戴上禁魔环,跪在杰夫和艾琳娜面前,可怜巴巴地说:「艾琳娜,就让我也嫁给杰夫吧。杰夫,艾琳娜都原谅你了,你说了也要娶我的。」

  艾琳娜和杰夫对视一眼。

  贝拉对艾琳娜说:「我都戴上禁魔环,让艾琳娜欺负了……我也爱杰夫,我也爱艾琳娜!」

  艾琳娜疲惫无力地看了杰夫一眼,说:「那好吧,贝拉也挺可爱的。我们三个人在一起好了,杰夫你也把贝拉娶了吧?」

  杰夫说:「艾琳娜没意见,我当然也没意见!」

  艾琳娜坏坏地扬起嘴角,笑道:「不过,我得先报个仇……贝拉,觉悟吧。
  召唤淫兽,召唤妖精!」

  一只八只触手的触手怪,和十几只扑扇着蝴蝶翅膀,好像洋娃娃,飞舞在空中的妖精,突然出现。连杰夫都吓了一跳。

  杰夫对贝拉说:「自求多福……贝拉。我要和艾琳娜再来一炮!」

  贝拉惊恐地道:「不,不要啊……我,我受不了的……」贝拉说着要跑,艾琳娜把手对贝拉一指。触手怪就先捆住了贝拉四肢,然后三根触手直接伸向贝拉的嘴巴,小穴,后门。小妖精也一哄而上,吸允玩弄贝拉全身。

  「呜呜呜呜呜……」贝拉顿时被玩得翻白眼。

  杰夫扑倒艾琳娜,艾琳娜双腿张开,杰夫又和艾琳娜做了一次……

  不久后,婚礼上,杰夫在中,艾琳娜在左,贝拉在右,三人一起举行了盛大的婚礼……

  完。